毛泽东与毛泽东时代的消防

录入:admin     2015-12-23  人气:574

    从“火”中抢救出来的历史镜头

  1949年10月1日,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壮丽的东方日出。这一天,新中国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开国大典”,大典保卫工作紧张而有序。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这一历史镜头是多么鼓舞人心啊!然而,这一历史镜头是从“火”中抢救出来的。

  原来,在“开国大典”之前,我国从苏联请来了莫斯科电影摄制组。10月1日傍晚,当几十本电影胶片拍摄后等待剪辑时,意外地发生了火灾。经抢救,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一组画面资料在烈火中被抢了出来,但其他胶片大都化为一缕缕青烟、一堆堆废墟。莫斯科的电影摄制人员们顿时嚎啕大哭,痛不欲生。事后,毛泽东得知火灾事故,也惊愕不已,长长叹息了一声……

  治火,成为新生共和国缔造者的决策大事。革命,创造了新政权;革命,也要创造新消防。

  1949年初,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和国民党政府的土崩瓦解,中国人民解放军各部按照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在进行彻底推翻国民党统治的军事斗争的同时,就已开始着手对接管各大城市国民党政府各级部门做出决策和安排,其中包括接管国民党政府的警察系统。国民党警察系统中的消防机构,自然也纳入接收范围。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2月2日,北京市公安局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了原北平市警察局设在天安门街18号的警察局消防大队,北京市公安局任命市局行政科科长李仰岳兼任市消防大队大队长,陈维为大队部指导员。当时北平消防大队下设有7个中队,14辆消防车,警员319人。上海市接收原国民党警察消防警员876人,各种消防车83辆,其中仍可使用的61辆,救护车9辆,消防艇1艘。上海市公安局任命张克生为消防处处长兼任政治委员,周兆祥为第一副处长,叶斌勇为第二副处长。天津市接管了原国民党天津市警察局消防总队及其所辖的8个分队和5个派出所。对全国范围内各级国民党消防机构的接收步骤为;由对即将接管的城市和地区的军事管制委员会,规定接管对象、制定接管方案。其中对入城后接收消防机构的组织领导、方针政策、方法步骤、组织纪律,以及注意事项等都作了具体规定。为了在治安行政方面做到安定社会、恢复秩序,使城市迅速复工、复课、复业,逐步建立人民城镇的治安制度,巩固新生政权,扫除反革命的遗迹与影响,保卫人民利益,各地在接管警察部门后提出要使用一批旧警察。要边使用边改造,起了火,有人救。对这些事管不好,就难以使人民拥护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就难以发动和依靠群众发展生产和建设城市。按照这个要求,各城市的军事管制委员会在摧毁国民党政府警察机构的同时,对警察消防队采取派军队干部接管,对警员经过审查后大部留用的做法。

  在接收和改造原有官办消防队的同时,各地军管会还接收了部分民间的消防组织,如北京、天津的水会,上海的救火联合会,武汉的公益联合会义勇消防总队,重庆的消防联合会常备消防总队,杭州的救火总会,南宁的民众消防委员会,成都的义勇消防大队,以及无锡、宁波、长沙等地的救火会等。以上海市为例,1949年前夕,全市共有22个救火会(队),拥有救火车、救护车92辆,常备消防队员近400人,义务性消防员1500余人,在力量上与“官办”的消防队不相上下。这些民间救火组织的成员大多数是城镇劳动人民,接收这些对消防工作既热心又有一定技能的积极分子加入新生的城市人民消防队伍,是充实人民公安消防力量的重要途径。

  完成了对原国民党消防机构和部分地方民间消防组织的接收组合后,教育和改造这支从旧中国脱胎而来的消防队伍,就成为接管人员的首要问题。为了组建一支像人民解放军一样的公安消防民警队伍,除了原有的消防警员和民间救火组织的成员外,各地还充实了一批进步青年。新型的公安消防民警队伍组建后,按照中国共产党的“党指挥枪”的原则和“支部建在连上”的传统做法,各地消防机构分别在总队、大队和中队设立政治委员、教导员、指导员,由参加接管的解放军干部担任,并放手提拔一批群众威信高的积极分子到领导岗位上来。随后又相应地建立起党的总支、支部,由军代表和政委、教导员、指导员任总支、支部书记;以后又建立了共青团组织,作为党的助手开展各项政治思想工作。经过教育和训练,新老队员都以崭新的政治面貌和饱满的政治热情积极投入到工作中去,为保卫新生政权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做出了贡献。

  1950年7月7日,上海德利运输公司江湾路堆栈发生火灾,上海消防处迅速调集力量灭火,保护并抢救出价值30余亿元(旧币)的财物。7月12日,上海市市长陈毅签署上海市人民政府令,表扬消防警员英勇战斗的精神。7月13日,上海市副市长潘汉年、盛丕华分别为消防警员的英勇行为题词。潘汉年的题词为:“奋不顾身、英勇保卫人民的生命财产,是人民警察的优良品质。”盛丕华的题词为:“为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而努力抢救这一种奋不顾身精神,值得表扬。”

  1949年6月13日,北平市人民政府发布了《处理棚户暂行办法》,这是共产党领导的北京市最早的有关消防安全的规章。

  1949年8月2日,北平市市长叶剑英颁发了《北平市各单位严格检查防火令》,这是北平解放后第一个以政府令的形式发布的消防行政规章。此规章要求各单位、机关、工厂组织防火小组,对所有消防设施设备进行细密检查。同年10月,市消防大队为推进全市自卫消防组织建设,保卫新生政权和城市的安全,又制定了《组织条例》和《防火公约》。还印制了大量的《防火防特》消防宣传材料,免费向市民发放。广大市民的消防安全意识均有所增强。

  在战争年代和和平年代,毛泽东十分重视防火  

  北京的老消防人永远不会忘记这件事:

  新中国建立不久,毛泽东住进了中南海丰泽园,并常常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会议和接见外宾。由于怀仁堂年久失修、电线也老化严重,中央警卫局的有关领导就将此情况报告国务院副总理兼公安部部长罗瑞卿。罗瑞卿经过调查了解,又立即将此事汇报给毛泽东,并着手对怀仁堂进行维修,整改火险隐患。毛泽东感慨不已,严肃地指出:“中南海防火至为重要,有谁失职使怀仁堂被火烧掉,谁就是历史的罪人,谁就要被杀头问罪。”

  是什么,能使得“敌军围团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的毛泽东为此动容呢?在新生的共和国记忆里,能使毛泽东感到非常头痛的事情似乎仅有两类:一类是当时共产党官员的腐败现象。1952年4月21日,毛泽东以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名义颁令《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贪污条例》公布实施。时任天津地委书记刘青山、天津地委副书记兼专员张子善,因涉嫌贪污公款171.6272亿元(此为旧币一万元相当人民币一元),成为共和国反腐败第一案。毛泽东感到焦虑、痛心、愤慨。于是乎,挥泪提起那管七寸羊毫,同意对刘、张处以极刑。1952年2月10日,刘青山、张子善二犯被绑赴刑场,予以执行。另一类则是忘记了自己肩上的责任,由于麻木不仁而给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带来巨大灾难的渎职者。毛泽东对腐败者与渎职者一样深恶痛绝。谁是历史的罪人,谁就应该被杀头问罪!

  毛泽东关注灾难、关怀民生,是一以贯之的。在已往的战争年代,在革命实践的征途中,他也十分重视防火,重视国家财富的保护。他严于律己、遵纪守法,被人们传为佳话。而这些消防实践,也为他形成革命消防观理念,作了有力的铺垫。

  据有关史料记载,青少年时代的毛泽东,就养成了一个喜欢到图书馆读书的好习惯,1912年4月,毛泽东考进了湖南省第一中学。放暑假的时候,他离开学校,来到湖南省图书馆开始了自学生活。湖南省图书馆位于长沙定王台。在半年多的时间里,他就是这个图书馆每天必到的读者。早上一开门就来,晚上下班时才离去,风雨无阻,日复一日。当时的湖南图书馆正在创建阶段,条件较差,阅览室内夏天没有电扇,冬天没有暖气,只是在门房里有一个煤球炉子,算是惟一的供取暖兼烧开水的设备。阅览室为了防鼠、防火,规定不许在室内吃东西,更不许读者烤火。毛泽东是一位最守规矩的读者之一。他不在阅览室吃东西,不在阅览室烤火,更不在这里吸烟。有位姓金的管理员看到毛泽东经常在楼道走廊内吃凉饼,就叫他到门房去烤火、烘饼、喝热水。看门的李大伯,直夸奖毛泽东是个好后生,经常为其生活提供方便。1913年春天,毛泽东考入了湖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这才结束了在湖南图书馆的自学的生活。

  1918年9月,毛泽东来到北京,在北京大学图书馆担任助理管理员,住在三眼井胡同。这所北京大学图书馆坐落在今“五四大街”,人称红楼。毛泽东租住过的三眼井胡同在御马监后身,靠近御马监火神庙。这里明清时是御马监的养马太监居住的平房。因毗邻相连的木质结构的连房最怕着火,每连房之前,打一眼井,三连之处,有三眼井,平时供太监生活用水,万一发生火灾时,则靠三眼井水救之。这便是三眼井胡同的由来。美国记者斯诺著《西行漫记》中记载有毛泽东对他的故居三眼井的回忆:“我住在一个叫做三眼井的地方,同另外7个人住在一间小屋子里。我们大家都睡在炕上的时候、挤得几乎透不过气来。每逢我要翻身,得先同两旁的人打招呼……”老北京人的旧式住房均有火炕。火坑是用砖坯砌成的,炕面下有火道,火膛烧炕,满屋温暖。但火炕也要防火。这种火炕有两个缺点。一是煤火过旺时,容易着火成灾;二是煤炉燃烧供氧不足时,容易产生一氧化碳,使人中毒。据主人的后人,现年近90岁的李大妈说,毛泽东租住这间房屋,屋小人多,条件艰苦,用火十分精心,夜间睡觉,“隆然高炕,大被同眠”。未曾发生过意外失火事故。

  又据史料记载,1934年11月,红军长征进入了广西苗族居住的地区。一进寨子红军便帮助老乡打扫院子,把水缸灌满。苗族兄弟的房屋都是用草和竹木搭建的,防火条件非常差。为了预防火灾,毛主席住地指派专人检查火烛。中央机关也是如此。说来也奇怪,尽管防火工作搞得很严,可是火灾还是时有发生。有时红军住处没有火烛,也会突然起火。这些火灾都是发生在夜深人静、月黑的大风之夜,离哨兵远的地方,等到被人发觉,火已经烧大了。有一天,红军中央机关驻扎在龙坪镇,刚过午夜,周恩来副主席的住房后边冒起了浓烟和火花。周副主席敏捷地拿起一块军用毛毯往水缸里一没,披在身上冲出屋子。不一会,那简陋的住室就被熊熊大火吞没了。战士们拥向周副主席,为他安全脱险而高兴,同时也提出疑问:为什么屡屡着火?周副主席说:“大火屡生,必有其因。”于是命令警卫人员放暗哨,警惕可能有敌人放火。周副主席把这个情况报告了毛主席,毛主席很生气说:“如果是敌人放火,我们一定要把放火犯查出来。”为揭穿敌人乘机造谣的阴谋,他还在群众会上向群众宣传红军政策,并给受灾群众以适当的救济。又是一个风高月黑之夜,3个手拿纵火器具的人悄悄来到红军住地准备纵火,站暗哨的警卫战士当场把他们擒获。

  在战争年代,毛泽东也十分关心中华名胜古迹的防火安全。1948年春天,毛泽东登上陕北葭县的白云山,要去参观古刹白云寺。一位警卫人员不解其义。便说:“那都是一些封建迷信呀!”毛泽东说:“片面。那是文化,是历史文化遗产。”毛泽东把逛庙视为进行社会调查,体察民情的一条重要途径。他拿着一根木棍,顺着盘山的松柏林荫道。向白云山走去,县长作陪直上山顶。这座古刹内有50幢殿堂,十分宏伟壮观,有各式各样的神像,栩栩如生。毛泽东对那些雕刻、建筑、塑像,石碑和牌匾看得非常仔细,有的还一字一字地读,表情肃穆,不时发出感叹之声。他说道:“这些历史文化遗产,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宝贵财富,一定要好好保护。不要被火烧掉。”老和尚忙点头应声:“是的,是的。”接着毛泽东又对县长说:“县里要拨点经费把寺庙修一修。”

  这一年开始平津战役。毛泽东领导的解放军一举攻克了绥远、新保安、张家口,继而又包围了天津、并准备攻打北平。北平是座世界共仰的文化古城,有人类最珍贵的文物古迹,这都是无价之宝,绝不能毁于兵燹。毛泽东宣布了八项和平条件,派聂荣臻、罗荣桓、刘亚楼等高级将领同傅作义、何思源等进行谈判,提出主张和平解放北平,并电令平津战役前线指挥部,假如和平谈判破裂,迫不得已而攻城时,不得向文物古迹开炮,要千方百计保持文物古城风貌。天安门、故宫、颐和园、天坛、太庙、北大、清华、沙滩红楼、北平图书馆、钟鼓楼、大钟寺等都是他提出的重点保护的目标。

  由于毛泽东的英明决策,和平谈判取得了成功,1949年1月22日正式公布和谈协议,同日,由程子华将军率领的解放军和平接管了北平城防。偌大的北京古城没有被毁于战火。

  毛泽东平时吸香烟也十分小心。1959年9月9日,毛泽东在当时北京市副市长万里同志的陪同下视察即将落成的人民大会堂。来到前厅,毛泽东停下来,听取万里介绍工程概况。此时,他从衣兜取出一支香烟放在嘴里,打火、点燃。吸了两口,猛抬头,在“江山如此多娇”的巨画前面竖着一个标语牌,上书“注意防火、请勿吸烟”八个大字。毛泽东连忙弯下腰来,把烟掐灭在一个有水有土的花盆里,并自言自语道:“莫吸烟、莫吸烟。”他向前走了两三步,又回过头来,退回去重新拿起那个烟头,看看是否已经熄灭。可见毛泽东是非常谨慎火烛的。当时在场的有公安部警卫局局长岳欣,北京市公安局消防处副处长谢立志等。毛泽东是这天凌晨2时30分到达人民大会堂的,因为当时正在举行电气照明的全负荷试验,时任北京市消防大队消防员的王铭珍当时担任人民大会堂电气工程验收委员,他同北京市建筑设计院电气工程师王时煦一起也目睹了这个场面。

  毛泽东所坚守的革命消防观,是他革命人生观和世界观的生动体现。也是新生共和国建立前后这一特殊历史时期的理性结晶。

顶部】 【关闭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3-舟山市公安消防支队普陀区大队  版权所有


网站浏览:     (建议采用1024×768分辨率,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